双七星彩走势图
 

李金章大使致《南美僑報》讀者新年賀詞
巴西青田同鄉會向貧困民眾贈圣誕食品玩具
圣保羅總領事陳佩潔舉行領事保護招待會
臺灣“杰人”洪智勝在巴西涉嫌詐騙已五年

當前位置:HOME > 熱點新聞
魏鵬遠“小官巨貪”家藏3.4億判死緩
發布時間 2016-11-03




  年近六旬的魏鵬遠雖級別不高,卻因身上貼滿了“小官巨貪”“低調隱藏奧迪車,高調騎破舊自行車上班”“家藏億元受賄款,當場燒壞點鈔機”等標簽,成功躋身“知名落馬官員”的行列。

  10月17日,兩鬢斑白的魏鵬遠,被押上河北省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席。

  因犯受賄及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魏被判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其受賄所得財物和來源不明財產予以追繳,上繳國庫。在其死緩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后,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魏當庭表示認罪,服從判決。

  此時,距離魏鵬遠落馬已經有兩年半時間。

  2014年4月,魏鵬遠被調查。六個月后,最高人民檢察院反貪污賄賂總局局長徐進輝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披露,魏鵬遠被帶走調查時,辦案人員從其家中搜查發現現金折合人民幣2億余元,該案成為新中國成立以來檢察機關一次起獲贓款現金數額最大的案件。

  魏鵬遠曾經供職的煤炭部北京規劃設計院一位前同事李青(化名)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魏出身基層,學業優秀,沉默寡言,不善言辭,但工作勤奮。“在仕途上他有些郁郁不得志,屬于‘多年媳婦沒有熬成婆’的人,直到落馬時還只是個處級。但從權限上看,卻大得不得了。”

  很多人喜歡將魏鵬遠與馬超群(河北省北戴河供水總公司原總經理)進行對比,前者為“億元處長”,后者是“億元水官”,二人均為小官巨貪的典型,也有人稱其為“巨蠅”。

  床墊下的現金

  18歲考入大學,23歲參加工作,55歲被調查,魏鵬遠從求學到落馬的全過程都與“煤”字有關。對魏而言,可謂成也煤炭,敗也煤炭。

  1959年,魏鵬遠出生在遼寧省錦西縣(1994年更名為葫蘆島市)笊籬頭子村。

  1977年恢復高考后,魏鵬遠考入遼寧阜新礦業學院(遼寧工程技術大學前身),成為該校采煤專業77級學生。77、78級學生入學時間相差只有半年,所以彼此感情深厚,經常聚會。

  資料顯示,該校建于1949年,在上世紀60年代經院校調整,成為當時東北地區唯一一所煤炭高等院校,是原煤炭工業部主管的兩所全國重點大學之一。

  該校很多畢業生后來擔任了重要領導職務。該校官網顯示,深圳市委書記馬興瑞 、山西省副省長付建華、國務院國資委副主任張喜武、國務院副秘書長丁向陽、原煤炭工業部副部長韓英、陜西省原副省長李金柱等都出自該校。

  1982年,魏鵬遠畢業后,被分配到煤炭工業部北京規劃設計院工作。之后又到煤炭工業部計劃司、國家經貿委行業規劃司、國家計委基礎產業司、國家發改委能源局煤炭處任職。

  2008年8月,國家能源局掛牌成立,魏鵬遠任煤炭司副司長,主要負責煤礦基建的審批和項目改造核準工作。

  2014年4月初,檢察機關以涉嫌受賄犯罪,依法對魏鵬遠立案偵查。至此,他32年的職業生涯結束。

  多個信息源證實,魏鵬遠的落馬,源于最高人民檢察院接到的一個線索。

  2013年10月,最高檢接到舉報線索稱,云南某煤電公司總經理劉某在煤炭項目審批過程中,曾向時任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行賄20萬元。該案被指定給河北省保定市檢察院偵辦。

  經過數月的調查和取證后,2014年4月2日,在最高檢的直接指揮下,魏鵬遠專案組來到國家能源局,對魏實施了控制。

  魏鵬遠以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身份最后一次公開亮相,是在2014年1月10日,他到山東兗礦集團調研。

  在前期偵查中,魏鵬遠案專案組了解到,在北京富力城,魏有一套房產,但發現其并未居住或出租。

  2014年4月17日凌晨,專案組打開這間房屋進行清查,發現偌大的房間內,只放了一張大床。專案組偵查員掀開床墊后,驚訝地發現床下面堆滿了一個個纏著膠帶的紙箱。打開紙箱后,在場的人目瞪口呆,發現這些箱子里面個個裝滿了還貼著銀行封條的現金。

  此外,專案組還在房間壁柜和儲物間內查獲多個拉桿箱及手提袋,里面裝的也全都是現金,除了人民幣外,還有歐元、美元、港幣和英鎊等。

  據辦案人員介紹,天亮后,專案組協調銀行十多名工作人員帶著五臺點鈔機,趕赴現場參與清點,經過14個小時的不間斷工作,共清點出現金人民幣1.348億元、819.55萬歐元、382.49萬美元、189萬港幣、1.6萬英鎊,按當天的匯率中間價計算,起獲的現金折合人民幣2億多元。

  “由于長時間不間斷工作,其中一臺點鈔機,被當場燒壞。”一名辦案人員回憶稱。

  據專案組介紹,為了查清這些錢的來源,400多名辦案人員先后奔赴27個省(市、自治區),走訪1000多家機關企業、金融機構,歷時近1年,最終查證屬實的犯罪線索240個,并查清了魏鵬遠位于北京、海南等地的多套房產。

  調查魏鵬遠的檢察官還對央視透露稱,魏有一輛奧迪車,只是他從來都不停放在單位,在奧迪車的后備廂,偵查員發現里面裝有2萬歐元和30萬元人民幣。

  表里雙面

  多位與魏鵬遠有過接觸的知情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魏鵬遠工作勤勤懇懇,經常加班加點,處事謹慎低調,而且極其簡樸。這樣的印象很難讓人與其億元貪官的實情聯系在一起。

  在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長任上,他留給同事們的印象是,不僅穿著樸素,而且經常騎著一輛折疊自行車上下班。

  李青回憶稱,大學畢業后,魏鵬遠剛到煤炭工業部北京規劃設計院工作時,就穿著一身破舊衣服。“當時都改革開放了,大家又都是年輕人,很多人開始追求時髦。但是魏鵬遠卻土氣得很,而且人非常老實,有些沉默寡言,不過待人比較謙和。”

  一位接近國家能源局且與魏鵬遠有過多次直接接觸的知情者江山(化名)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從2003年前后就認識魏鵬遠,魏留給他的印象是“話不多,不善辭令,還經常穿著一身皺巴巴的衣服開會或出席一些活動”。

  “他做副司長那幾年,煤炭價格行情不錯。那時,不管是民營煤老板還是國有煤企的高管大都衣著光鮮,而魏鵬遠穿著打扮從不講究。”江山說。

  看到魏鵬遠落馬、家里還搜出兩個億現金的新聞時,江山有些吃驚。“這個小子膽子怎么這么大?”

  在外表樸素與家藏萬貫形成反差的同時,其外表謙和與“跟很多同事和領導關系很僵、沒幾個朋友”的現實,也形成了鮮明對比。

  2008年,國家能源局成立。魏鵬遠出任該局煤炭司副司長,負責項目改造、煤礦基建的審批和核準工作。

  公開資料顯示,煤炭司是國家能源局負責煤炭、煤層氣開發管理的業務部門。其主要職責為:擬定煤炭開發、煤層氣、煤炭加工轉化為清潔能源產品的發展規劃、計劃和政策并組織實施,承擔煤炭體制改革有關工作,協調有關方面開展煤層氣開發、淘汰煤炭落后產能、煤礦瓦斯治理和利用工作。

  江山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那時候,一些過去由發改委產業司與基建司負責的涉及技改等審批核準的職能,也都被合并到煤炭司。由此,魏鵬遠級別雖沒提升,權力卻大了不少。

  江山說,在魏鵬遠30余年的職業生涯中,雖然升遷緩慢,卻見證了煤炭行業的興衰起伏,權力也在職務調整中越來越實。“但彼時的魏鵬遠已年過五旬,仕途已近末路,進一步提拔的可能性已經很小。”

  關于魏鵬遠長期仕途上裹足不前的原因,還有一種“嫖娼”的說法。

  2014年5月,人民日報社主管主辦的《中國能源報》曾援引一位在煤炭行業工作多年的消息人士的話稱,魏鵬遠曾因嫖娼被抓,這可能是他長期沒有擔任要職的原因之一。

  據該消息人士透露,魏鵬遠是1996年左右進入國家計委基礎產業司工作,2000年以前他因為嫖娼被抓。“在當時國家計委基礎產業司一位領導保下,魏鵬遠一直被控制使用。”

  另有受訪者稱,魏鵬遠雖然敬業,但是能力和眼光卻不敢讓人恭維。

  比如在煤層氣開發方面,其經濟性、安全性、環保性等至今仍存在很多爭議,但魏鵬遠始終是煤層氣開發的堅定支持者。

  2011年12月,他在接受采訪時曾公開表示,中國煤層氣勘查程度非常低,探明地質儲量僅是資源總量的0.74%。此后,他多次表示,國家能源局將繼續鼓勵那些真正有實力的、真正干事的企業進入煤層氣開發。

  就魏鵬遠是裸官的傳聞,江山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魏鵬遠有一個女兒曾在國外求學,但早已回國工作。

  金錢和安全感

  落馬一年零八個月后,魏鵬遠迎來了法院的審判。

  2015年12月29日,魏案在河北省保定市法警訓練基地公開開庭審理。

  從電視畫面上看,審判席上,身著深色夾克服的魏鵬遠雖然兩鬢已經斑白,但是氣色還不錯。公訴人在法庭上宣讀了長達數十頁的起訴書,內容主要指向魏鵬遠收受賄賂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兩項罪名。

  保定市人民檢察院指控:魏鵬遠于2000年至2014年,在煤炭項目審核、股東變更、專家評審、升級改造、安全改造及煤炭企業承攬工程,以及在催要貨款、推銷設備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請托人人民幣10347.15萬元、歐元775.1萬元、美元235.2萬元、港元40萬元、黃金4100克、汽車3輛、房產1套、銀行卡、購物卡、字畫等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21170余萬元,另有共計折合人民幣13109余萬元的財產不能說明來源。

  魏鵬遠涉案的3.4億是個什么概念?有人曾做過一個形象的比喻,如果用百元鈔平鋪開來,3.4億可以平鋪5個半標準足球場;一張一張摞起來則有120多個姚明那么高。

  魏案《起訴書》顯示,魏鵬遠受賄的時間,從2000年一直持續至2014年案發,貫穿了魏鵬遠擔任國家發展計劃委員會基礎產業發展司煤炭處副處長、煤油處調研員、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能源局煤炭處處長、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等職務期間。

  向魏鵬遠行賄的200多家單位,幾乎遍及全國各個省市自治區,既有大型國企,也有小的私企。統計顯示,向魏鵬遠行賄500萬元以上的單位有5個,行賄1000萬元以上的單位有4個。

  起訴書還顯示,魏鵬遠受賄款中,一個主要來源就是他利用掌管的審批權直接為請托人謀取利益。

  庭審時,公訴人稱,魏鵬遠所在的國家能源局煤炭司負責調控煤炭生產總量、礦區總體規劃、煤炭資源配置、煤礦項目建設審批等,歷任處長、副司長的魏鵬遠在煤炭項目的審批、能源規劃制定上有較大的話語權。而在魏掌權任職期間,正好和中國煤炭行業發展的黃金十年重合,這為魏受賄提供了機會。

  因國家放開煤價、經濟增長帶來了對煤炭需求的暴漲,加之大量關閉了小煤窯等因素,2002年到2012年,中國的煤炭價格噸煤單價從140元以下,一度漲至千元以上,2012年后才逐漸回落。這個時期被稱為中國煤炭發展的“黃金十年”。

  公訴人稱,許多企業家為讓項目盡早完成審批,都會想方設法給魏行賄,甚至還出現專門在魏和煤老板間牽線搭橋的中間人。

  公訴人表示,縱觀全案,請托人不給魏鵬遠送錢就不批文件,只有給他送了錢才能順利審批。 “有企業有項目需要魏鵬遠審批,就給了中間人10萬噸的量,有關人員告訴中間人,不用把煤炭運走,你出門每噸就漲50塊錢。10萬噸的煤乘以50塊錢,這是多么大的一個利潤。”

  在庭審時,魏鵬遠回憶稱,他第一次收受財物發生在1995年,在其國家計劃委員會能源司煤炭處副處長任上。“那時,有人送給500元錢。我推說不要,那個人硬塞給他,我還打電話讓那人取回錢。那人答應了,但后來并沒來,我就默認了。此后,我就逐漸放松了自己。”

  魏鵬遠在庭審時說,他沒有輪過崗,職責和工作內容也變化不大,人熟了,認識的人多,根深蒂固,甚至形成了利益共同體。“在收受賄賂時,不管是一萬元還是幾百萬元,都來者不拒。”

  在一次次“無風險的受賄”后,魏鵬遠對收錢辦事越來越習以為常。他稱,尤其是在煤炭行業進入暴利時代后,他眼看一些煤老板拿著他審批的文件一夜暴富,自己心理更加不平衡,收起錢來也更加自然。

  他說,自己收的錢雖多,但并沒花多少,也沒數過有多少。“收錢是為了能讓子孫不再過自己小時候的那種苦日子。沒錢什么事也做不了,沒錢感覺沒有足夠的安全感,雖然知道這是犯罪,但還是在這條不歸路上越走越遠。”

  但事實上,錢收得越來越多,他的安全感卻越來越低。尤其在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劉鐵男落馬后,他更是不安。“因為自己知道這些錢的來源違法,自己不敢把這些來路不明的錢存入銀行,一怕暴露、二怕露餡、三怕被查,每天沒有了安全感,在焦躁和惶恐中度日,怕別人告我。”

  最后陳述時,魏鵬遠表示悔不當初。“今天站在法庭上,我既慚愧又后悔。”他說自己在幾個身份上都沒有做好,“作為一名國家工作人員,沒有正確地使用手中權力,沒有對人民盡忠,我愧對人民。作為一名黨員,沒有對黨盡忠,沒有為黨爭臉面,我愧對它。作為一名父親,沒有為孩子樹立好的榜樣,我愧對孩子。”

  他說,錢財沒有使他心安理得,反而讓自己罪孽重重。“其實這種慚愧,這種悔恨,從我被抓至今一直伴隨著我,說腸子悔青了一點不過分。”

  神華涉案

  在魏鵬遠落馬當年,能源行業的反腐風暴也刮向了神華集團。

  公開資料顯示,神華集團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煤炭企業,業務涵蓋煤炭生產銷售、電力、煤化工、鐵路、港口等多個行業,在冊員工21.4萬人,總資產達8827億元。

  2014年12月22日,神華集團發布消息,宣布免去集團總經理助理、神華科技公司董事長張文江,神華寧夏煤業集團公司安監局主任師劉寶龍二人的職位,并稱他們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對其立案調查。翌日,神華再次宣布中國神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原副總裁華澤橋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組織調查。

  有輿論分析,神華趕在中央第十二巡視組2014年12月27日對其專項巡視結束之前,自曝反腐名單,主動向外界披露了上述三人的違紀消息。這也是神華集團組建迄今最嚴重的系列腐敗案件。

  實際上,神華集團的腐敗丑聞早已出現。2009年12月,神華集團準格爾能源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副書記兼紀委書記溫和平、工會主席金永文、辦公室主任劉志強、駐京辦主任馬日東四名高管在北京集體嫖娼,被北京警方當場抓獲。2013年2月,神華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原總會計師魏淑清因貪污罪和受賄罪獲刑20年。

  在魏鵬遠任上,有關其與神華集團關系的傳聞就頻頻出現。特別是在其被控制后,這種傳聞更是在坊間甚囂塵上。

  《中國經營報》報道,魏鵬遠被查處時,神華集團旗下多個板塊業務就傳聞涉案,但迄今未見公開證實。

  江山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當時很多人覺得這種可能性不大,業內很多人認為魏鵬遠和神華集團關系不是很好。“魏鵬遠曾想把自己一位直系親屬安排到神華集團工作,但遭神華集團領導拒絕,雙方關系并不融洽。”

  但是,隨著案情的進一步披露,這種傳聞被證實。

  在擔任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時,魏鵬遠曾力主推進煤電聯營。而曾陷入調查風波的神華集團,被認為是該政策的積極支持者和主要受益者。

  2011年9月29日,魏鵬遠在國家能源局新聞發布會上稱,能源局鼓勵和支持大型電力、化工企業兼并重組煤礦,增加本企業煤炭直供量;支持煤礦企業以資源、資產為紐帶,參股電力企業,促進煤電聯營,緩解煤電緊張。煤電聯營將被作為長期政策堅持下去,為鼓勵煤電聯營深入推進,項目審核批準方面會有特殊待遇。

  中投顧問煤炭行業研究員邱希哲曾公開表示,雖然煤電聯營在山西省得到了很好的推廣,但卻暗藏諸多弊端。煤電聯營使得國有煤企可以更便捷地兼并中小煤企和民營火電廠,“如神華集團一躍成為中國五大發電集團之一,民營煤企生存狀況堪憂。”

  煤老板丁榮貓案,進一步證實了魏鵬遠與神華集團之間的關系。

  魏案《起訴書》顯示,除了直接利用手中的審批權謀取利益,魏鵬遠斂財的另一個重要手段就是,利用自己管理煤炭和職務的影響力,延伸受賄觸角,為14個企業請托人在承攬與煤礦行業有關的工程、推銷設備等方面提供幫助。他與私人老板丁榮貓之間的關系就是一個典型例證。2002年,丁榮貓認識魏鵬遠后,通過魏鵬遠向神華寧夏煤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打招呼,承攬了煤礦里的滅火排渣工程,并由此攫取了數億元的利潤。

  《起訴書》顯示,從2002年中秋節開始,丁榮貓先后送給魏鵬遠大量歐元、美元等財物,折合人民幣6700多萬元,丁榮貓也是向魏鵬遠行賄金額最多的人。

  《中國新聞周刊》了解到,案中的丁榮貓是浙江天臺市人,生于1963年,曾任寧夏浙江商會常務副會長,涉足煤炭開采、銷售、碳素加工、礦山設備購銷等業務。

  浙江天臺一位知情者稱,丁榮貓的生意主要在浙江和寧夏兩省區,幾年前就傳聞其涉嫌行賄接受過調查,但后來有驚無險。“現在,丁榮貓涉魏鵬遠案,早就被關起來了。”

  河北厚正律師事務所律師樊中慧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曾代理四川民工狀告礦主丁榮貓案件。

  據樊了解,丁榮貓還曾在寧夏成立一支浙江挖掘機隊。好多四川民工在他手下干活,得了塵肺病去世了,但丁不給錢補償,民工無奈只好訴諸法律。

  樊中慧說,2002年至2011年,四川廣元市有100多個民工,到寧夏向極溝煤礦打工,2011年相繼返鄉。2012年春節前夕,民工茍成元被查出塵肺病,不到兩個月就去世了。其女兒找到與其父親一起打工的張先全等民工,到醫院檢查,結果多人都得了程度不同的塵肺病。

  窩案與生態

  談到魏鵬遠案,李青稱,能源領域權力向來過于集中,魏鵬遠出事,與其貪欲有關,更與他所處的位置有關。“在他那個位置,面對誘惑,誰能扛得住?如果我當初和他一樣,走一條升官之路,現在也說不定正和魏鵬遠們一起吃牢飯。”

  據不完全統計,十八大至今,能源領域已有20余名官員、高管被調查。包括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劉鐵男、原副局長許永盛、新能源司原司長王駿、核電司原司長郝衛平、電力司原副司長梁波、煤炭司原副司長魏鵬遠、規劃司原司長俞燕山、就業和收入分配司原司長張東生、社會發展司原司長王威、原副司長任偉,生活質量處原調研員周和宇、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等。

  2014年10月31日,最高人民檢察院舉行發布會,反貪污賄賂總局局長徐進輝介紹,從檢察機關案件的查辦情況來看,有以下特點:一是所在部門權力過大、權力集中,這是誘發腐敗的重要原因。被查處的這些人大多既是宏觀政策的制定者,又是具體項目的審批者,可以直接決定和掌握許多企業的利益得失,想方設法求助于他們的人很多,容易誘發腐敗。二是在管理和監督機制上存在漏洞,缺乏監管,審批權運轉不透明,缺乏有效的內外部監督機制。三是收錢辦事成為這些人的潛規則,大家心照不宣,長期共同受賄,形成窩案串案。四是犯罪數額特別巨大。

  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認為,魏鵬遠以正處級的職位,受賄額如此巨大,說明一個人腐敗的程度,不是取決于其職務大小,而是取決于其權力的大小。在這個權力的外延,形成了一大群寄生于權力的企業主,在部門內部,又形成了以權力為中心的腐敗網絡。內外勾結,就產生了巨大腐敗問題。他說,這不僅是個人問題,還是個政治生態問題。

  受訪者大多認為,進一步簡政放權是當前消除能源領域腐敗的重要手段,特別是要減少行政審批事項。但最終的目標,還在于政府管理方式的轉變,要對政府本身限權。

  早在2013年,《國務院關于取消和下放50項行政審批項目等事項的決定》下發,與國家能源局有關的有7項權限,其中6項被取消,1項被下放。評論認為,這算是一個開始,但要徹底遏制腐敗,還應該取消和下放更多的審批權力。

[ 點擊數:] [打印本網頁] [關閉本窗口]
相關內容
查無記錄
 
双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