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七星彩走势图
 

李金章大使致《南美僑報》讀者新年賀詞
巴西青田同鄉會向貧困民眾贈圣誕食品玩具
圣保羅總領事陳佩潔舉行領事保護招待會
臺灣“杰人”洪智勝在巴西涉嫌詐騙已五年

當前位置:HOME > 勾沉軼事
毛澤東身邊人遭奸殺 事件被列為中共絕密 發布時間 2016-10-10
     李訥的保姆妞兒來到毛澤東與江青身邊僅僅不到一年時間,就被人奸殺,拋尸野外。此案震驚中共高層,案件負責人康生決定把該案列為“絕密”,規定不得外傳,免得被境內外敵對勢力利用此去大做文章,而節外生枝。本文摘自《毛澤東的紅色衛隊》,作者華宸,中央編譯出版社出版。 
 
一、事發

1941年秋一日,替毛澤東和江青照看李訥的保姆妞兒突然不見了。戰士們去找,結果,發現她死了。尸體在毛澤東窯洞西北向的塬腰,上衣散亂,褲腰扯散,頭發凌亂,除了脖頸上有一處紫紅色傷痕外,沒有其他任何外傷。

這位保姆來到毛澤東身邊不到一年,是專門請來協助江青照顧李訥的。

李訥是毛澤東和江青的第一個女兒,也是兩人唯一的孩子。還未到滿月,毛澤東就派賀清華把江青母女接回了楊家嶺。誰知李訥出生后較為愛哭。江青是頭胎,帶孩子沒經驗。賀清華等警衛員時常一起幫著她照看小孩。而這些警衛員本身都是十幾歲、二十歲的大孩子,哪會帶小孩?李訥一哭,眾人就慌了手腳。結果,幾個月下來,江青和他們累得腰酸背疼,還沒把孩子帶好。

這樣“自帶”終究不是辦法。毛澤東和江青于是聽從了一些人的建議,決定給李訥找一個保姆,協助江青來帶孩子,也好讓警衛班戰士全身心去做自己的工作。保衛部門物色了好幾個人選,江青挑選了其中一個年輕的姑娘——妞兒。

沒料到妞兒來到毛澤東和江青身邊還不到一年,就被人害死,拋尸野外。江青一聽,嚇得一下坐在凳子上:“這讓我們如何向妞兒的家人交代啊?”

二、偵查

妞兒被殺案立即驚動了中央高層。中央社會部部長康生立即下令該部偵察科長兼第三室主任陳龍限期破案。

陳龍,原名劉漢興,本是東北抗日聯軍第2軍參謀長,東北雪山老林抗擊過日軍,且練就一手“百步穿楊”的絕活。1936年,他被黨組織派去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保衛工作,陳潭秋為他改名“陳龍”,希望他成為我黨保衛工作的“一條蛟龍”。

陳龍接到命令后,立即帶著人馬趕到現場。經過勘查,他向康生匯報說:“可以斷定妞兒被勒頸窒息而死,不過是雙手掐的,還是繩索勒的致死,尚不確定。被害原因初步可以定為奸情性質。”因為案子涉及毛澤東一家,康生指示陳龍說:“做到兩條,一要嚴格采取保密措施,二要盡快破案!給主席和妞兒家人一個交代。”隨后,陳龍把偵查方向放在妞兒的未婚夫及周圍村莊小伙子與她的交往上。

不久,旋即查明:在出事前一天,其未婚夫曾約妞兒到出事地點約會,且在妞兒做保姆期間,兩人常有往來,該村青年都知道他們的戀愛關系。但經過十來天的秘密查訪,陳龍卻沒找到妞兒未婚夫殺害妞兒的證據,也沒發現其他破案線索。眼看快半個月了,仍無頭緒,陳龍只好硬著頭皮,去向毛澤東匯報。

毛澤東聽后,緊鎖眉頭地說:“看來蘇聯的那一套,也不行。你就把案子轉給軍委保衛部吧。”

毛澤東的保衛和警戒,由中央社會部及屬下的中央警衛教導大隊負責,也由軍委保衛部及屬下的軍委警衛營負責。陳龍和軍委保衛部部長錢益民做了案件移交。

錢益民是我黨自己培養起來的保衛員。在瑞金時,他參加過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舉辦的紅色保衛員訓練班,以后,在艱苦的戰爭環境中,就一直從事保衛工作,當過鋤奸科長,并且做過幾次驗尸破案。次日上午,錢益民指定偵察科科長韋祖珍先調三名偵察員,組成新的專案偵破小組,匯聚一起召開案情分析會。

會議結束后,錢益民、韋祖珍叫來中央軍委警衛營營長吳云飛,一起來到塬腰停放妞兒尸體的窯洞驗尸。

三、轉機

錢益民、韋祖珍、吳云飛以及保衛部幾位干部圍著尸體,仔細進行查看。發現妞兒臉頰有明顯的血淤,兩只眼珠暴突,張開的口型一直未復原。眾人從頭、臉到手、腳認真察看了一遍。“這種死狀,只是頸脖上有一塊紫痕,沒有其他傷痕。”錢益民說,“可以判斷是因為勒住了脖子,窒息缺氧而死的。”

“這樣的話,是手掐的,還是繩子勒的,兇器又是什么呢?”吳云飛說。吳云飛的這句話立即提醒了錢益民。他猛一抬頭,眼光正好觸到旁邊警衛戰士的寬皮腰帶上,再看看妞兒脖子上的痕跡,恍然大悟,立即拉上吳云飛說:“到我那里去談吧!”

吳云飛跟著他一起來到軍委保衛部。出來之后,他立即對負責中央首長住處的那個警衛連連長說:“你把警衛軍委首長的那一個排全換哨,帶去延河洗澡。”

當時,已是涼意陣陣的大秋天了,去洗澡,并且還是去延河。連長驚訝地問:“天這么冷,去洗澡?”“對,快執行!”吳云飛說,“這是命令,馬上就去,一個人也不準少。”

當警衛排戰士來到河邊后,大家在旁邊一孔窯洞里脫下軍裝,只穿著褲衩下水了。三位干部荷槍站在岸上。錢益民和韋祖珍等破案組干部隨吳云飛快步進入了放衣服的窯洞內。錢益民說:“快,檢驗皮帶!”吳云飛的警衛員端來一盆清水,放在地上。錢益民把這個排26個人的皮帶一一放入清水中浸泡。半小時后,一根皮帶在水中稀釋出一縷血絲。“好了!”錢益民說,“把皮帶放回原處吧。”“這……”大家大惑不解。

錢益民對警衛連長說:“你把這名戰士查出來,然后帶去見我。”說罷,和吳云飛等人一起走了。

四、真相

戰士們洗完澡上來后,連長根據這根皮帶找出這位戰士,把他帶到了軍委保衛部。

錢益民一看,是位常見面的山東小伙子,年紀25歲左右,長期艱苦的生活和緊張的勤務工作使得他臉龐黝黑,身上穿著的粗布軍褲也綴著好幾塊大補丁。錢益民嘆了口氣,然后問道:“你認識保姆妞兒吧?”他馬上紅了臉,脫口而出:“俺可沒弄死她……”錢益民嚴肅地說:“你把上衣脫掉!”

這位戰士遲疑著,沒有動。“脫掉吧!”錢益民盯住他,嚴肅地說。于是,他極不情愿地在眾人前面慢慢地脫下了上衣,光著膀子。

錢益民走了過來,圍著他看了一遍,然后指著胳膊上一處清晰的傷痕,說道:“你自己看吧,這是什么?”這位戰士知道無法隱瞞了,雙腿跪在地上:“饒了我吧!”

原來,那天妞兒確實與未婚夫約了會。妞兒回來時,恰好碰上這位戰士下哨回來。見了妞兒姿色,他突然起了邪念,交談幾句話,竟然把妞兒騙進了破窯里,要對她進行強奸。妞兒掙扎著不從,還開始叫喊。

情急之下,這位士兵只得用自己的皮帶勒住她的脖子,把她殺害了。

事后,錢益民等人受毛澤東和江青的委托,把撫恤、安葬諸事一一安排好。毛澤東本人沒有回避這件事情。按照他的交代,錢益民等人在該村召開了有妞兒父親在場的座談會。在鄉親們面前,錢益民等幾次鞠躬行大禮,代表毛澤東夫婦對鄉親們表示歉意。

隨后,吳云飛重新調換了楊家嶺的警衛連。而此案主要負責人康生決定把該案列為“絕密”,規定不得外傳,免得被境內外敵對勢力利用此去大做文章,而節外生枝。
  [ 點擊數:] [打印本網頁] [關閉本窗口]  
相關內容  
查無記錄
 
双七星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