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七星彩走势图
 

李金章大使致《南美僑報》讀者新年賀詞
巴西青田同鄉會向貧困民眾贈圣誕食品玩具
圣保羅總領事陳佩潔舉行領事保護招待會
臺灣“杰人”洪智勝在巴西涉嫌詐騙已五年

當前位置:HOME > 勾沉軼事
揭秘:張學良與趙四小姐的后人文革悲慘遭遇 發布時間 2016-05-26

                                              張學良與趙四小姐  

    趙允辛的姑姑、姑夫是大名鼎鼎的趙一荻和張學良。他初中畢業時,學校要求學生如實地向組織填報社會關系。由于填寫履歷表時并沒有隱瞞這一關系,這使得他在日后求學、工作上都遭遇了非常大的阻力。而到了文革,他更是受到了批斗、毆打與游街……本文摘自2010年第10期《廉政瞭望》,作者王愛玲,原題為《我的姑姑是趙四小姐》。 

坎坷人生因一張表格而起

    趙允辛很小的時候就跟隨父親在北平生活。父親是香港大學的畢業生,曾在開灤礦務所任工程師,新中國成立后調到耀華玻璃廠,后又調到北京國家建材部,全家便也隨著父親自然到了北京。

    初中畢業時,學校要求學生如實地向組織填報社會關系。允辛到家后一問才知道,自己的姑姑、姑夫便是大名鼎鼎的趙一荻和張學良。家里沒有人去在意這件事,父親也沒有往深處去想,允辛按照學校的要求,毫不隱瞞地如實填寫了履歷表。 

    初中畢業后允辛報考某大學。因他的姐姐就是這個大學的高材生,允辛成績很好,但令人莫名其妙的是,錄取時卻沒有他的名字。后來姐姐要到東德留學,也因政審不合格未能去成。

    最后,趙允辛被內蒙古師范學院錄取了。允辛到學校報到的那一天,就發現和自己同一屆的學生,從北京或天津來的最多,他們有一特別的共同之處:出身或社會關系不好。

    師范畢業后,允辛和另外一名出生于地主家庭的同學被分到包頭干部學校。在學校里,允辛處處感到大伙歧視的目光和領導冷淡的態度。

    1958年3月,趙允辛調到包頭市第六中學,一直到“文革”的20年時間,學校始終把最差的學生交給他來教,趙允辛沒有絲毫怨言,他把這當成是學校對他的信任,不遺余力地把一個個后進生帶成先進生。盡管他是如此踏踏實實地教書育人,卻沒得到只言片語的表彰。

    “文革”開始后,大約有3,000人到學校搞批斗,聲稱趙允辛是“三反”分子。于是趙允辛被從主席臺上揪下來,一群人亂打一氣,先打到操場中心,又打到球門前,趙允辛被打掉了眼鏡。一名好心的學生在慌亂中將他從眾人的腳底下拽了出來,說讓他去游行吧。不肯善罷干休的紅衛兵給他戴上高帽子、木牌子,脖子上掛上拇指粗的鐵鏈子,還用細鐵絲捆住他的雙手,從早上8點到中午1點,反復游了兩次,但也因為被游街而免受了瘋狂的毒打,保住了性命。

收到姑姑的親筆信

    1978年,黨和政府給趙允辛徹底平反,趙允辛迎來了生命的春天,擔任了包頭市35中的校長后的他勤奮工作,年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還被評為內蒙古自治區的勞模,也如愿以償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還先后擔任過包頭市的僑聯主席和僑辦主任。

    1987年,趙允辛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秦皇島,他一一謝絕當地政府為他安排的職務,他說依自己的性格,還是教書育人的好,自己本不是做官的材料。

    趙允辛的姐夫是原北平師范大學畢業生,姐姐跟隨著姐夫早在1947年就一起去了臺灣,由于當時姑夫張學良和姑姑趙一荻還被幽禁,姐姐也一直不知道姑姑、姑夫的住址,也不敢前去尋找。

    1990年3月,一個偶然的機會,趙允辛看到一張《參考消息》上面登有一篇關于姑夫的報道,其中透露了姑夫在臺北的住址。他如獲至寶,馬上提筆按這個地址給姑姑、姑夫兩位老人寫了封信……同時,也給臺灣的姐姐去信,告訴她姑姑的住址,讓她去看望姑姑、姑夫。

 同年4月3日,趙允辛終于收到姑姑趙一荻寄自臺灣給母親的親筆復信:三嫂:

    你給我寫的信和毛筆字及相片皆已收到。前兩天又收到允辛的信和姆媽的相片,他說您的腿有毛病不能走路。不知是什么病,是否能醫治,實在是非常的掛念。您一共有幾位兒女?現在是住在哪一位的侄兒家里?日常的生活是否有人照顧?請來信告訴我。

    日子過得真是快。我離家已經60年了。父母、兄弟、姐妹都不在了。我真是非常的感謝您這樣地孝順姆媽,侍奉她幾十年,而且給她一個溫暖和快樂的家。我們姐妹都虧欠了她。她在世的時候未能盡孝……

    與姑姑、姑夫取得聯系,令趙允辛全家激動不已。隨即,他又給在臺灣的大姐趙允宜寫信,把與姑姑取得聯系的事告訴了大姐。雖然大姐在臺灣,但因種種原因張學良和趙一荻長期與外界隔絕,她也沒法與他們取得聯系。這次,反而是遠在祖國內地的趙允辛先期聯系上了。

    1995年,趙允辛在秦皇島耀華中學退休了。盡管自己的大半生,因為有姑姑這個海外關系,而在“文革”期間受到牽連,遭到不公正的對待和棍棒相加,卻絲毫沒有影響到趙允辛對姑姑的感情。相反,隨著年齡的增大,他對從未謀面的姑姑的那份特有的血緣之情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與日俱增。

姑姑去了遙遠的天堂

    1994年姑姑、姑夫移居美國后,身體一直不大好,姑夫病后不能進食,只能靠人工流食灌進胃里;姑姑又犯了肺氣腫的毛病,需在鼻孔里插導管幫助呼吸……趙允辛很是焦急。

    2000年5月13日,趙允辛接到一封夏威夷的來信,信封上貼著一個大大的“壽”字。原來,6月1日和5月28日分別是姑夫100歲與姑姑88歲的誕辰日,他們決定在5月28日這天同慶壽誕。這封信便是邀請趙允辛前往參加慶典活動的。手捧請柬,趙允辛的眼睛濕潤了……

    第一次見姑姑和姑夫送什么禮物呢?想來想去,趙允辛決定送給姑姑一些祖母的老像片,以慰其思鄉、思親之情,并畫一幅漫畫來表達自己對他們的美好祝愿。趙允辛一直敬仰姑姑趙一荻,特別是她對愛情專一、忠貞不二,并不顧個人安危與姑夫相隨相伴、風雨同舟半個多世紀的傳奇經歷由衷欽佩。于是,趙允辛決定把他們畫在一起,像磐石一樣牢不可破。在這幅漫畫中,姑夫與姑姑緊緊地依偎在一起,兩位老人的手中各自握著一個“十字架”。姑夫是世紀老人,他們在二十世紀里相依為命、相濡以沫,把它命名為《世紀伴侶》不是正好嗎?

    然而,赴美的歷程并不順利。當初,美國大使館把約見的時間定在了5月30日,早過了姑姑和姑夫的生日大典。反正大典已經耽誤,趙允辛便請侄女給兒子再發一封邀請函,想讓孩子一同去拜見一下兩位老人。

    6月20日夜里,侄女張閭芝突然打來電話:“趕快來,姑婆病重!來遲了將見不到她了!”消息似晴天霹靂,趙允辛的喜悅頓時化作了心頭的烏云,一刻也不敢耽誤了,他要馬上去看姑姑!

    兩天后,在秦皇島市歸國華僑聯合會和市外事僑務辦公室的幫助下,趙允辛登上了直飛夏威夷的飛機,于當地時間22日上午10時抵達夏威夷。由于預先確定的接站人臨時更換,致使他在機場又耽誤了一個小時。當汽車急速駛進斯楚普醫院后,趙允辛三步并作兩步,踉踉蹌蹌地奔到姑姑的病床前,拉起姑姑余溫尚存的手,趙允辛還是晚來了一步,僅僅是幾分鐘前(夏威夷時間11時11分)日夜想見的姑姑已經離開了人世!

    在病房的另一側,一位坐在輪椅上的老人始終握著趙四小姐的右手,深情地凝望著她,默默地一言不發。他便是趙一荻陪伴了60余年的恩愛夫君、少帥張學良。自趙一荻住進加護病房后,他就這樣一直沉默不語。在他的身后,站著少帥和趙一荻的獨子張閭琳及夫人、少帥四弟張學思的夫人謝雪萍、六妹張懷敏、侄女張閭芝等親友。

    “她死了。”少帥突然幽幽地吐出一句話,像是自言自語。接著他又陷入了沉默,他的眼睛依然凝望著趙一荻趙四小姐,他的手依然緊緊拉著趙四小姐的手。少帥的淚終于緩緩地滾了出來。

姑姑與姑夫永世相伴

    2000年6月29日,夏威夷第一中華基督教會,趙一荻的葬禮在這里舉行。鮮花環抱著趙一荻的靈柩,她身穿中式的紅色繡花上衣,頸下別著一枚精致的珍珠別針,雙手交疊著放在胸前,手下撫著一本圣經,一如她生前的美麗和華貴,安詳地躺在里面。她的身下,就是她從未謀面的侄子,中國大陸趕來的惟一親人趙允辛在北京機場登機時匆匆買的錦緞被面。

    葬禮過后的7月6日下午5時,趙允辛走進了姑夫張學良的居室。面對這位百歲老人,趙允辛百感交集。暗暗告誡自己千萬不要提到姑姑,以免姑夫傷心。但是,怎么介紹自己卻成了一道難題。說是他的侄子吧,肯定會涉及到趙一荻,情急之中,他只好介紹自己是在臺灣的大姐趙允宜的弟弟。可姑夫并沒有聽懂,再說了一遍,他還是沒懂,一連三遍都不行……后來,從侄女的口中他才知道,說出允宜的小名姑夫也許就知道他是誰了。原來,姐姐趙允宜后來在臺灣主要負責處理內地群眾給張學良的信件,姑夫與她很熟悉,不過也只是知道她的小名而已。

    2001年3月,趙允辛又收到了侄女張閭芝從夏威夷的來信,她說現在已經開始籌備四姑爺張學良的101歲壽辰了,并請他和老伴一起來。然而,自2001年9月以來,姑夫身患重病,令趙允辛十分不安。他祈愿無論什么樣的險境,姑夫都能夠闖過來。如果真的有機會,還愿意與姑夫再次面對面地聊天,并認真地告訴他自己是誰……

    2001年10月15日下午2時50分,姑夫病逝的消息傳來了。此刻,趙允辛滿腦子想的就是向萬里之外的親人表示自己沉痛的心情。于是徑直來到秦皇島市僑務辦公室,在這里向夏威夷發去電子郵件:“驚悉姑夫病逝,萬分悲痛,請向閭琳哥哥全家表示哀悼……”

    閭琳哥哥說,張學良將軍去世時非常安靜,也很安詳。最后時刻,從美國加州和香港等地趕來的兒孫們——兒子閭琳,女兒閭瑛,孫子居信、居仰,侄女張閭躒,以及此前一直在老人身邊照料起居的侄女張閭芝等親屬,全都身著黑色的衣服,靜靜地圍在老人身邊,心中充滿了不盡的哀傷。讓親人們備感遺憾的是,由于他一直昏迷,臨終時沒有留下一句話……

    當地時間23日上午10時,夏威夷Borthwick殯儀館莊嚴、肅穆,親人們在這里為少帥張學良舉行了追思禮拜與公祭,并決定將所有省下的祭奠之款項都捐獻給慈善事業。從上午10時開始,來自各地的華人華僑500多人參加了這個世紀葬禮。大廳的入口處擺放著張學良先生的遺像,張學良先生的遺體安放在紫銅棺中,鮮花覆蓋著銅棺。

    在趙允辛看來,因同一種疾病(肺炎)、去世于同一家醫院、最終葬于同一墓地,姑夫與姑姑這一生承心靈之緣,有至愛與手足相伴身旁,歷經滄桑、漂泊一生的姑姑、姑夫當安息了!
  [ 點擊數:] [打印本網頁] [關閉本窗口]  
相關內容  
查無記錄
 
双七星彩走势图